天能「懒人包」19个常见疑问马上懂 主角「没名字」暗示背后操弄一切的关键

一如「tenet」一字是回文(正向讀、逆向讀都相同),《天能》整部電影就是個回文:前半段在時間軸上是「順行」的,接著倒轉回開頭。故事始於烏克蘭首都基輔的歌劇院,主人翁被一位背包上掛條紅色繩線的戴面具神秘人物拯救,接著被徵召進「天能」並接下找出演算機(未來

September 12, 2020
選擇語言:
廣告
TEEPR原創
採訪報導
綜合報導
編譯
特稿

以下分享《ScreenRant》整理的《天能》疑难解答:(涉及据透)

1.《天能》(Tenet)是部跟时间旅行有关的电影吗?

 
不全然,至少不是大众传统认知上的时间旅行。不同于使用时光机器跳去特定的时间点,《天能》的科技是将目标物在时间轴上倒转,可以想像一个逆时针旋转的闹钟。片中角色无法就这样从某个时间点跳跃至另一个时间点,想回到过去某个时间点,只能以倒转方式回到过去;假设想从30号回到14号,就得以反向方式重新度过从14号到30号间,以时间实际流逝的速度经历那16天。
廣告1

 

2.「天能」(Tenet)一词是什么意思?

 
「Tenet」一字来自拉丁文的「tenet」(原意:它拿着)和「teneō」(原意:拿着、拥有),挪作英文使用则有「教条」、「原则」、「信念」之意,在《天能》电影文本中与一再出现的台词「发生的事已经发生」相呼应,并告诫那些接触逆转物体的人,一定要遵守信念和坚信直觉。片中,「天能」也是雇用「主人翁」(The Protagonist)、艾佛斯(Ives)与他带领的士兵们的组织名称,该组织必须确保演算机在被逆转回过去的路途上能够顺利,而与组织站在对立面的,是那些坚信毁灭过去能够拯救未来的神祕未来人。
 
若从象征面切入「天能」,可以从导演克里斯多福诺兰(Christopher Nolan)对《天能》全片的架构安排说起。片中,「10」这个数字一再出现,例如自由港的安全警报时间为10秒、主人翁要求与军火商普莉亚(Priya)之夫聊10分钟、结尾的大战任务也刚好长达10分钟。那项任务采用时间钳形攻势(temporal pincer movement),让两个小队一方依正常顺向时间、另一方以逆时的方式同时进行一场倒数10分钟的任务。「Tenet」一字顺着拼、到著拼都可得出「ten」(十),两端的ten在中间会合。当然它也是与剧情环环相扣的「萨托方阵」(Sator Square)上刻有的其中一字。

 

3. 什么是「萨托方阵」(Sator Square)?

 
萨托方阵是一块写有拉丁回文的石板,一模一样的文字排列也曾出现在法国、义大利、英国及叙利亚等地的教堂中,刻有不管横向读、纵向读都能读出「SATOR」、「AREPO」、「TENET」、「OPERA」、「ROTAS」的字样,意即如果你将方阵旋转180度,仍可得出与原本文字相同的排列。再来,将方阵中央横写或直写的TENET视为转轴以镜像反射文字的话,会发现文字就只是像转了90度一样仍是那五组字,只是顺序反过来。这5个字分别代表《天能》故事中的5个关键:反派名字为安德烈萨托(Andrei Sator,「SATOR」一词有「播种人」的意思);萨托将他的逆行装置安放在他名下ROTAS(有「旋转」之意)公司经营、位于自由港的藏匿点;萨托之妻凯特(Kat)曾与伪画大师阿雷波(Arepo)曾有段亲密过往;萨托的手下试图在片头的歌剧院(Opera),Opera也是「任务、「行动」(Operation)的字根;而组织天能(Tenet)必须阻止萨托。看到这,诺兰把玩对称性与镜射反转的意图是不是更明显了?

 

4.《天能》本身就是个「回文」?

 
一如「tenet」一字是回文(正向读、逆向读都相同),《天能》整部电影就是个回文:前半段在时间轴上是「顺行」的,接着倒转回开头。故事始于乌克兰首都基辅的歌剧院,主人翁被一位背包上挂条红色绳线的戴面具神秘人物拯救,接着被征召进「天能」并接下找出演算机(未来人设计来让万物逆时的武器)以阻止世界毁灭的任务。任务过程中,他经历了两次抢夺行动(公路戏、机场戏),直到萨托开枪射凯特后带着武器逃走,逼得主人翁与伙伴尼尔(Neil)不得不也进入时间倒转状态来逆向治好凯特的伤(据尼尔说,这是唯一可能拯救凯特的方式)、找回演算机的最后一组零件,最后阻止演算机被埋在俄罗斯一处核弹爆炸过的旧城市底下。关键在于主角进入逆行状态时,他也以反向方式经历了前面几场戏:公路戏与机场戏,最后是一场取回演算机组件的军事行动,主人翁在那场行动中被戴有红线饰品的尼尔拯救(呼应开头的歌剧院行动)。换句话说,《天能》的故事架构正看倒看都是相同的。
廣告2

 

5.《天能》中的「逆行」如何运作?

 
避免探究复杂的物理学为前提下,《天能》(还好本片对观众没有这样的要求)阐述了任何物质的熵(我们所处的世界万物都在朝熵的最大值迈进,熵的混乱状态只会永远增加,它代表着热力学「发生了就无法回头」的不可逆性)经由逆转后,都会以倒转的方式在时间轴这条直线上回头;而《天能》中描绘的未来,有人找出了逆转熵的方式,让任何物质包括人在时间轴上180度转向,逆行到过去。未经「逆转」的我们对于时间的感知是直线的,时间只会不停往前流,我们也只会顺着时间前进;不过当物质借由片中的科技「逆转」后,它的动作会以从我们观点来看完全相反的方式运行,因此一个被逆转过的子弹并不会被从枪枝弹道射出,而是被弹道「吸回」;车会倒著开;海浪会拍开再缩回;经逆转后的人们的肺无法正常吸收氧气所以必须随时携带氧气罩,除非将环境改装成大型氧气罩,例如凯特、尼尔与主人翁在逆行状态下搭船的船舱。找出逆转熵方式的未来科学家,也将能够让宇宙万物进入倒转状态的演算机(未来人打算用它逆转万物的运行,让过去的一切回归虚无,深信这么做能挽救未来)分成9个需装在一起(缺一不可)才能使用的实体组件。

 

6. 演算机是什么,它是如何被发现的?

 
该名未来科学家被要求将新发现的熵逆转技术武器化,被传送回过去以等待用来毁灭世界的那刻。演算机一旦启动,不只有单一物质的熵被逆转,时间本身也会逆转,让过去倒转回人类文明出现前。科学家十分后悔自己的发明恐对世界不利,于是将演算机分为9个部件,藏匿在过去的9个不同地点(也分别在不同的时间点),以阻止未来人毁灭世界的计划。想启动演算机让世界归零,得蒐集全9个部件拼装出完整的「配方」。
 
至于随着时间的过去这些部件是如何一一被找出的,《天能》电影开头,萨托只差第9块部件就蒐集完成,也就是说无论他是为谁工作,那个人(或组织)已找到了其他8个藏匿点,但并未明确交代寻获过程。
廣告3

 

7. 萨托的计划是什么?未来人想要的是什么?

 
萨托的计划让这角色活像《007》系列电影的反派人物:虚荣、自负、自恋又自怜。起初,萨托的动机来自未来人给予的财富,但电影的最后1/3,当我们明白他是将死之人时,我们不但目睹了他的自私心态,也见证了他拖全世界下水的决心。以至于他说出「如果我不能拥有,别人也不行」这句超drama的台词时,未来人想毁掉自己的过去的理由也更合理了:这是对未来人对当今的我们破坏全球生态环境达覆水难收之际的残忍回应。它暗示了未来是个极度反乌托邦的世界,反到整个星球已死透到「扭转时间」才是唯一解的境界。所以主人翁问及,毁掉自己的过去,难道不会连同自己的存在也毁掉吗?尼尔这时提到了「祖父悖论」,并强调「已经发生的事,就是发生了。」
 
祖父悖论最初由法国名科幻小说家巴赫札维勒在(René Barjavel)1943年出版的小说《不小心的旅游者》(Le Voyageur Imprudent)提出,主张人如果拥有回到过去的能力,那他绝不可能回到过去杀了自己的祖父,因为杀了祖父就完全抹灭了他存在这世界上甚至回到过去的一切可能。一如《天能》中尼尔说的,这是个连未来人都未能解开的谜,也就是说所有人完全无从得知如果毁掉过去,那么所谓的未来人还会否存在。

 

8. 为何将终结世界的大业交付萨托?

 
一如电影解释的,萨托被未来人选中的原因看起来纯粹因为他「在对的时间出现在对的地点」。能否接受这点,完全取决于你怎么看待一个人因为能事先知道将来发生的事会怎么发生而对事件做出近一步掌控。电影提到,萨托的成长环境是苏联时期的旧城市史塔拉斯克12(Stalask 12),靠寻找可能具大量辐射的核武遗留物混口饭吃,接着收到附上金条、来自未来的信件,告诉他要去哪找演算机的每个部件。未来人还传送了打造逆行装置的组件,让他也能逆转自己,同时将经逆转过的黄金「反逆转」寄回给完成「毁灭世界」大业路途上的自己,帮自己更接近目标。

 

9. 那些被关闭的旧城是?

 
还记得《天能》全片「解释感」最浓厚的一场戏吗?正是诺兰爱将米高肯恩爵士(Michael Caine)饰演的英国情报员「米高爵士」(Sir Michael)边吃丰盛早午餐边讲解一些重要资讯的那场戏。他告诉主人翁,萨托从地狱搬的废弃城市史塔拉斯克12崛起,那是苏联时期规划的特别社区之一,前往当地的交通路线皆受严格管控,因为那里的家庭不是在军事基地就是在实验室里进行极度敏感的工作。该区并没有列在地图上,像这样的秘密城市往往实际上都是苏联核武发展的重要基地,多数都在苏联瓦解后才见光。

 

10. 为何《天能》主角要叫「主人翁」?

 
饰演《天能》主角的丹佐华盛顿(Denzel Washington)之子约翰大卫华盛顿(John David Washington,曾以《黑色党徒》入围奥斯卡最佳男主)没有名字,剧中只被称作、自居「主人翁」(The Protagonist),这样的称号似乎是对「干他这行」之人的统称,同时也强调他之于整个故事的重要性。从编剧学的叙事常规来看,「主人翁」一直都是故事的中心点,在《天能》亦是,然而这个角色却比想像中更具厚度(也许甚至超乎主角本身的认知)。他的名称似乎预示了他才是在未来安排这一切的那个人,引导著过去的自己向前行(当然还有倒退)。对观众而言,「主人翁」这称号也一再提醒我们,即便事件在他没在画面中时上演,他仍有一定的涉入程度。

 

11. 主人翁究竟为谁工作?

 
若要给一个比较简短的答案:《天能》里的所有人都为主人翁工作。从基辅歌剧院行动(包括他被拔牙招供的那场「试验」)、成立由艾佛斯和女将惠勒(Wheeler)带领的时间钳形攻势部队乃至于整个天能组织全受主人翁的操弄。他与同行们(片中有提到其他主人翁的存在,但合理推测他们都听命于他)同属于未来确保演算机顺利传送至过去并维持藏匿状态的那一派人。当你开始纳闷为何萨托知道那些口令(「我们活在一个暮光世界」、「而黄昏时没有朋友」,开头歌剧院戏中偷取演算机的基辅探员也知道),电影即暗示了主人翁也涉入了试图毁灭过去的那一派人的行动。

 

12. 是谁在歌剧院射出了第一枪逆转子弹,又是谁救了主人翁?

 
片头歌剧院那场戏,主人翁差点被射击时出现的戴面罩神祕人物与片尾打开门阻止演算机被爆炸掩埋的是同一人。《天能》片尾揭晓,这位神秘人物便是主人翁在孟买雇来的伙伴尼尔,在他看似被牵扯进故事前,其实早就涉入其中已久。歌剧院行动上演时,尼尔早就被雇用渗透进主人翁所属的小队,在不泄漏自己身分的情况下阻止主角被射。

 

13. 那些银色胶囊的作用是?

 
歌剧院行动穿帮,主人翁遭刑.求时,他身上备有中情局提供的氰化物药丸,被敌人取走后他吞下同伴给他的药丸企图自.杀。虽然他吞药后失去意识,但下一幕揭晓药丸是假的,目的是用来测试主人翁对任务的付出程度,还有他对同伴的重视(「你宁死也要救人。」);在「死.亡」与「保守机密」间选择前者那刻,主人翁即被召募进入天能。从《天能》叙事上的镜像结构来看,他吞下的药丸也呼应着萨托的自.杀药丸,他对吞下药丸的后果似乎也是深信不疑。他会不会被天能摆了一道,那颗药丸其实是假的?还是说基于他的权力,他跟中情局也有一定程度的关系?这部分,电影并没有说死。

 

14. 主人翁和尼尔是怎么认识的?

 
《天能》片尾确认两人在片中「初次见面」前,尼尔早就受命于天能。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那场戏暗示了这点:当时两人在孟买饭店酒吧,尼尔为主人翁点了他偏好的饮料。片尾我们从尼尔口中得知当初主人翁就是在过去某个时间点雇用了尼尔,而那段「过去」长到足以让尼尔认定两人的友情,而且是一段美好的友情。他的那段「告白」暗示著两人在确保演算机能够安全回到过去的过程中有过共患难的情谊。这段自白也创造了一个矛盾:主人翁之所以雇用尼尔,正是因为尼尔告诉主人翁他将会招募年轻时的自己。
廣告4

 

15. 被逆行的子弹打中会怎样?

 
由于未来逆行科技会逆转物品的熵,据尼尔解释,爆炸后的热传导也会是逆行的,所以主人翁在逆行时经历汽车爆炸迎来的却是失温反应(尼尔:「这大概是史上第一个由爆炸引起的失温案例。」);若被反向的子弹射中,伤口也会与一般枪伤不同(前面科学家提到「会很惨」),中枪者的伤口因受逆行子弹带有的辐射污染影响而更难救治,因此即使伤口从凯特身上消失,要是主人翁、尼尔与艾佛斯没有逆转她(同时逆转他们自己),凯特仍有可能因此死.亡。
 
要治愈凯特,只能仰赖她在逆行状态下细胞跟着逆行让身体回到辐射影响前的状态。这样的设定似乎也意味着任何人都有可能靠不停地反复逆转、回到正常状态来让细胞的熵逆行,借此反转老化使自己长生不死,不过这也代表你必须不断重复经历时间洪流中的同一段时间,有点像长生不死的代价。凯特的逆行终究成功反转了致命的伤口,却留下了照理来说应该不会有的伤疤。伤疤此时的功能性比较偏向情感而非逻辑,因为在干掉萨特前让他看见自己的伤疤,对凯特而言至关重要(让萨托明白眼前的「她」是经历过那一切的自己),也刻划了这角色的成长(绝望→坚毅)。

 

16. 片尾大战在演什么?

 
亚伦强森(Aaron Taylor Johnson)饰演的艾佛斯在电影演到一半时跳出来告诉大家「时间钳形攻势」的原理:一支小队在顺行的正常时态下观察事件的演进,同一时间另一小队呈逆向状态在倒转的时间中经历任务,如此一来两队都可从对方那得知事件如何发生,萨托在那场逆行公路追逐戏便是用这方式从主人翁那拿到演算机的第9部件,电影结尾那场大战基本上也是如法炮制。
 
大战中,天能的部队分为红队与蓝队,尼尔与惠勒在逆行那队,艾佛斯与主人翁则在正行的时间状态下利用从尼尔那队获得的讯息。电影尾声也揭示了整部电影其实也属于「时间钳形攻势」的一部分。

 

17. 结局意思是时间可以被操弄?

 
表面上《天能》也许给人时间可以被操弄的假象,毕竟天能组织的中心思想似乎是回到过去阻止世界毁灭。就这点来看,诺兰在《全面启动》(Inception)阐述的改变命运需建立在自由意志,这一深受茉儿(Mal)之死强化的概念与《天能》相符;而《天能》的冲突始于未来对现世的警告,主人翁会面克蕾曼丝波西饰演的科学家时就是他决定「跳下去」的那刻,因为他被赋予了明确目标:阻止一场即将发生的战争,还有随之而来的世界末日。但仔细想想那些军火零件(主人翁:「你觉得这些是什么?」科学家:「即将来临的战争废墟。」)也有可能是天能组织传送回来说服主人翁接下任务,同时也能遵循天能信条「不让他知道事件全貌」的安排。套一句尼尔说的,无知有时候就是最珍贵的资产。
 
另一有关时间无法被改变的辩证在于尼尔这角色的宿命。电影最后,他之所以选择赴死,是因为他知道发生的事已经发生,只有牺牲自己才能让主人翁与艾佛斯阻止演算机被掩埋。即便见证了他们的成功,尼尔仍坚信他必须这么做,因为「发生的,就已经发生了。」电影稍早主人翁一脸纳闷问尼尔,既然他们俩都还能活着展开任务,岂不代表任务早已成功。套用全片一再强调的「时间不能被改变」这逻辑,尼尔的死不能被改变,他的死才能成全任务这点亦然,尽管思考未来人想毁灭过去这整件事会让人陷入到底是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矛盾。不过也许这就是重点。无论如何,尼尔很不幸是真的死透了。

 

18.《天能》有埋下续集伏笔吗?

 
有关《天能》续集可能性的简短答案:看诺兰怎么想。如果他能拍出《全面启动》续集,就有可能拍《天能》续集。他可以称《天能》这部电影本身就是一个自圆其说、自我圆满的回文,即便电影指出结局只是整个故事的一半。不过《天能》的结局也开启了这个世界观的更多可能性,包括主角未来将创立天能、遭遇未来的对手、召募尼尔并确保年轻的自己创立天能。观众只见证了回圈的一半,确实还有进一步探索这世界的空间。
廣告

 

19. 结局真正想表达的是什么?

 
《天能》的结局有多种解读,从最表层来看,它是诺兰对世人必须认真看待地球生态问题的劝言:如果我们不改变当前的生活模式,那就真的会被未来吞噬,虽然电影并未以说教态度阐述这点,仍是电影关注的议题。进一步看,《天能》也是探索自由意志的作品,当主人翁问克蕾曼丝波西饰演科学家(跟未来发现逆转熵方法的那位科学家不同人,当然也有可能是同一人)自由意志到底存不存在,她解释道,不管任何物品是否被逆转,唯一能够让它行进的开端都始于自由意志。他必须选择对那把逆转过的枪扣下板机,否则它只会维持未发射的状态,无论子弹朝哪前进都一样。但尼尔一再强调的「发生的,就已经发生了」却挑战了自由意志的概念:他牺牲自己时的认知是这件事早已发生,此时他可选择一走了之,不过又向主人翁吐露,自己无法「选择」改变已经发生的事。
 
到头来,《天能》提及自由意志的同时也暗示了或许根本没有所谓的自由意志,不过诺兰的重点不在于透过本片决定它是否存在,而是邀请(挑战)观众探索这个概念。未来与过去和现在环环相扣且相互映照,就算发生的已经发生了,也不代表我们无法从过往经验学习、找寻希望,还有避免重蹈覆辙。对于死亡永无止尽的焦虑,或者说对时间流逝的咏叹,一向是许多艺术作品的共有支柱,也是诺兰过去作品如《全面启动》、《星际效应》一再触及的情绪。不过这回诺兰重新检视时间这个概念,不再以害怕失去的角度看待它,而是视为一个可让人掌控世界的机制。不过比起纯粹将时间这概念理想化,《天能》更像一道大胆又充满挑战性的思辨,适度的抽象性也令人意犹未尽。

 

别急着离开,紧接着看:

參考資料:Screen Rant
TEEPR 亮新聞著作權聲明:非法抄襲TEEPR 亮新聞網站請注意,本站所有內容皆由自家TEEPR 亮新聞 編輯撰寫,並非如非法內容農場複製貼上。本網站之文字敘述、圖片、影像視聽及其他資訊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如侵權將立刻請臉書封鎖專頁。微改標題、圖片、前段,仍然抓得到!
分類:世界, 电影
加入粉絲團! 天能「懒人包」19个常见疑问马上懂 主角「没名字」暗示背后操弄一切的关键留言按此 好友人數分享! 好友人數加入好友
廣告
廣告

讀者留言(往下還有更多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