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最恶流行!网红扮成「犹太人」模仿幸存者 用滤镜「装被迫害」

抖音上時常會有些令人匪夷所思的流行,例如我們先前介紹過的鯊魚齒,最近則開始流行扮成「扮成二戰猶太人屠.殺中的受害者」,他們會化特殊妝,用特殊濾鏡營造氣氛,並說自己是如何被迫害的,儘管這些創作者說拍影片是想傳達歷史教育意義,仍然被不少人抨擊,先來看這些

January 12, 2021
選擇語言:
廣告
TEEPR原創
採訪報導
綜合報導
編譯
特稿

抖音上时常会有些令人匪夷所思的流行,例如我们先前介绍过的鲨鱼齿,最近则开始流行扮成「扮成二战犹太人屠.杀中的受害者」,他们会化特殊妆,用特殊滤镜营造气氛,并说自己是如何被迫害的,尽管这些创作者说拍影片是想传达历史教育意义,仍然被不少人抨击,先来看这些荒谬的影片吧!

 

这些影片中,有些人会在脸上化类似瘀青的妆容,或是身穿那个年代犹太人的衣服,讲述自己是如何被纳粹抓起来的。

抖音消费犹太人
 
自问自答:你是怎么死.的?你为什么看起来这副模样?

 

「我是在奥斯威辛集中营被杀.死的」

抖音消费犹太人
廣告

 

「然后纳粹来了并闯进我们家。」

抖音消费犹太人

 

「他们把我们和镇上的其他人一起推上了一辆火车。」

抖音消费犹太人

 

「请不要把她带走,她是我的全部。」

抖音消费犹太人

 

也有些人用集中营的图片或者当时的照片作为背景,称自己生活在那样的悲惨年代。或是用对比的方式,上一秒还幸福洋溢,下一秒就变成被迫害的犹太人。

抖音消费犹太人
 
用集中营照片放在背景。
廣告

 

「美梦倒数4秒结束。」

抖音消费犹太人

 

「我想念我的爸爸妈妈。」

抖音消费犹太人
 
这些影片还会加上「大屠.杀」、「天堂」、「死.亡」、「犹太人」之类的标签,配上满脸是伤的妆容以及非常悲伤的音乐。这样的影片多,内容大同小异,而意外地是观看量相当的多,少则几百几千、多则几百万,点赞数也能达到数十万。这些创作者的动机不明,但有部分人表示是想提高人们对这段历史的认识,称自己并不是想冒犯这些往生者,只是觉得有必要传播这些故事让更多人知道。

 

但想当然尔这样的理由并无法服众,推特上有大量网友抨击这些影片,表示不理解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让人认识历史,认为他们根本在消费被害者和灾难。一些抖音的犹太用户也很震惊,尤其是真正的大屠.杀受害者后裔,看了这些影片更是难过。

抖音消费犹太人
 
「我很难过,这居然成为人们认为可以用来练习化妆和表演能力的东西。这明明是百万人的创伤。」

 

来自洛杉矶的布里亚娜 (Ashkenazi Jew Briana) ,她的祖先有人死.于犹太人大屠.杀。她在推特上批评了这些影片,表示对于那些真正有家人在战争中幸存或去.世的人来说,这些影片都会引起他们的不适和创伤。「大部分的人拍这些影片只是想红,他们想要更多的曝光量和赞数,但他们都很可悲、孤陋寡闻又无知。这种流行现在很常见,透过冲击价值观的创作内容,我觉得很没品又过时,这些内容会让大众渐渐觉得这些行为是正常的,但人们应该要经过正常的渠道认识大屠.杀,而不是这种恶心的社交媒体热搜。」

抖音消费犹太人
廣告

 

也有一些犹太人表示,大家制作影片的初衷或许是良善的,但是影片的拍摄方向不对,此外这些拍摄者都不是犹太人,拍出来更有种嘲笑幸存者的感觉。美国大屠杀纪念博物馆幸存者事务的负责人黛安萨尔兹曼 (Diane Saltzman) 也表示,这种内容其实根本没有什么「教育作用」,还会误导一般人,「模仿大屠.杀的历史对受害者来说是一种羞辱,对幸存者而言更是一种冒犯,他们让历史看起来就像儿戏。」

抖音消费犹太人
 
左图:「那是1941年,我是一个来自犹太家庭的小女孩……」
右图:「那天,他们叫我们进去沐浴,我和妈妈握著彼此的手。」

 

延伸阅读:
– 网红疯「口腔美容术」想拥有完美笑容 牙医吓坏:你10年就会后悔!
– 14个证明人类堕落的「2020抖音流行」 自己「手动除痣」还不是最荒谬
– 屁孩「徒手挖眼球」差点瞎掉 爸妈崩溃:都是抖音害的!

TEEPR 女巫编:真的有够无聊有够不尊重!边写边生气!

 

等等先别走~来看看我们的新影片吧!

參考資料:微信
TEEPR 亮新聞著作權聲明:非法抄襲TEEPR 亮新聞網站請注意,本站所有內容皆由自家TEEPR 亮新聞 編輯撰寫,並非如非法內容農場複製貼上。本網站之文字敘述、圖片、影像視聽及其他資訊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如侵權將立刻請臉書封鎖專頁。微改標題、圖片、前段,仍然抓得到!
分類:世界
加入粉絲團! 抖音最恶流行!网红扮成「犹太人」模仿幸存者 用滤镜「装被迫害」留言按此 好友人數分享! 好友人數加入好友
廣告
廣告

讀者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