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女生」却会来月经!他曝丢卫生棉辛酸吁:月经用品「不应分性别」

一位自称「非二元跨性别月经者」(non-binary trans menstruator) 的LGBTQ+人权运动人士凯斯 (Cass Bliss),最近分享了不是女人也不上女性厕所,却为月事所苦的经历。他表示,「你有没有这种经验,你在厕所隔间哩,需要丢用过的卫生棉或棉条,却发现没地方可丢?我有,我

February 27, 2021
選擇語言:
廣告
TEEPR原創
採訪報導
綜合報導
編譯
特稿

一位自称「非二元跨性别月经者」(non-binary trans menstruator) 的LGBTQ+人权运动人士凯斯 (Cass Bliss),最近分享了不是女人也不上女性厕所,却为月事所苦的经历。他表示,「你有没有这种经验,你在厕所隔间哩,需要丢用过的卫生棉或棉条,却发现没地方可丢?我有,我月经来的每天都是。为何?因为我都上男厕。」

「不是女生」卻會來月經!他曝丟衛生棉辛酸籲:月經用品「不應分性別」

 

凯西解释,自己虽然拥有子宫,但身分认同上不认为自己是女或男,不想用二元性别来定义自己,不过这样的坚持在仍将月经与女性画等号的社会,说真的有点困难。他最初发现自己是非二元性别时,还是个孩子,当时没有任何用词能够说明他的身分;成长过程中,他一向对别人形容自己是个「tomboy」(男人婆/像男孩子的女孩),年纪更大时,才发现自己无法接受这样的称谓。不过凯西认为月经问题,远比性别认同还要难面对。

「不是女生」卻會來月經!他曝丟衛生棉辛酸籲:月經用品「不應分性別」

 

「我看着自己染血的内裤时,就像一面沾血的投降旗帜,这是我奔向雌雄同体的自由时,需同时面对的。随着我长出胸部、臀部变宽,我开始对身体的改变感到不安,这不安远胜于青春期的尴尬。」凯西形容的,是跨性别者在发现身体的改变并不符合内心所属时的性别不安 (gender dysphoria,又称性别焦虑)。如今25岁的凯西,终于对自己的身体感到安心,也渐渐开始能够与介于男性与女性两个性别范畴中间值的自己。

「不是女生」卻會來月經!他曝丟衛生棉辛酸籲:月經用品「不應分性別」
廣告

 

「我理想的身体能够在男与女的虚假界线中游走自如,现在的我因为能在那之间怡然自得地生活,而感到非常幸福。我常遇到的这些事,对我来说如同刀片划破皮肤:女性卫生标示、男性厕所没有垃圾桶 (国外一般都将卫生纸冲马桶),还有那些使用纤巧白净卫生棉的白人女性卫生广告。如果你以为经痛或情绪起伏已经够糟了,试着想像那些挂在你头上各式各样的招牌,一再告诉你你哪都不能去。」

「不是女生」卻會來月經!他曝丟衛生棉辛酸籲:月經用品「不應分性別」

 

凯西一开始都用女厕,因为很怕被逐出男厕,直到外型越来越阳刚,不再能使用女厕,只能进男厕,「我最糟的性别焦虑始于开始有月经时。顺性别女性开始有经期时,胸部会肿胀、变软很不舒服;对跨性别者来说,感受更复杂。」能够手术移除胸部前,凯西得穿一种能够压平胸部的束衣,不过月经来造成胸部肿胀时,他被迫只能穿运动内衣,这也使他常被认错性别。尽管凯西接下来还有子宫切除术和睾丸激素 (但不能确保停经) 等选择,对于这些非二元性别者而言,他们最希望这世界不要有既定性别的月经用品,「别再为月经指定性别了,让我们心安地迎接月经吧。」

「不是女生」卻會來月經!他曝丟衛生棉辛酸籲:月經用品「不應分性別」

延伸阅读:
13位大方出柜「性别无法归类」的巨星 闪电侠「流动」男女之间!
16岁女控诉「跨性别运动员」垄断比赛!她输给「前男生」:多努力都赢不过
史上第一位!跨性别者获选「西班牙小姐」 代表国家参选环姐:我是拥有王冠的女王

TEEPR Jorge编:你怎么看呢?

廣告

 

别急着离开,紧接着看:

參考資料:vt.
TEEPR 亮新聞著作權聲明:非法抄襲TEEPR 亮新聞網站請注意,本站所有內容皆由自家TEEPR 亮新聞 編輯撰寫,並非如非法內容農場複製貼上。本網站之文字敘述、圖片、影像視聽及其他資訊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如侵權將立刻請臉書封鎖專頁。微改標題、圖片、前段,仍然抓得到!
分類:聊聊, 世界, 知识
加入粉絲團! 「不是女生」却会来月经!他曝丢卫生棉辛酸吁:月经用品「不应分性别」留言按此 好友人數分享! 好友人數加入好友
廣告
廣告

讀者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