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儿子只能救一个!生死关头肾衰兄弟却相让妈妈捐出的救命肾脏!

我们从小都听过孔融让梨的故事,不过在大陆泉州市有个比孔融让梨还要更为感动的故事,因为这两兄弟让的不是梨,而是「生命」。 一对兄弟都患有尿毒症,是一种肾脏功能衰竭,让尿素及蛋白质的消化废物滞留于体内。51岁的妈妈连荣华当然两个孩子都想要救,却只能捐出一个

April 1, 2015
選擇語言:
廣告

我们从小都听过孔融让梨的故事,不过在大陆泉州市有个比孔融让梨还要更为感动的故事,因为这两兄弟让的不是梨,而是「生命」。

一对兄弟都患有尿毒症,是一种肾脏功能衰竭,让尿素及蛋白质的消化废物滞留于体内。51岁的妈妈连荣华当然两个孩子都想要救,却只能捐出一个肾脏,父亲则是因为高血压而无法捐肾,兄弟俩只能救一个。

一对兄弟都患有尿毒症,是一种肾脏功能衰竭,让尿素及蛋白质的消化废物滞留于体内。51岁的妈妈连荣华当然两个孩子都想要救,却只能捐出一个肾脏,父亲则是因为高血压而无法捐肾,兄弟俩只能救一个。

 

在这生死关头当下,这两兄弟没有吵架,26岁的哥哥李海清坚决把肾脏让给24岁的弟弟李海松,而弟弟也坚持让给哥哥。最后只好家里投票,决定先救弟弟。

在这生死关头当下,这两兄弟没有吵架,26岁的哥哥李海清毅坚决把肾脏让给24岁的弟弟李海松,而弟弟也坚持让给哥哥。最后家里投票,决定先救弟弟。
廣告

 

在动刀之前,妈妈不停地掩面哭泣。哥哥表情平静地安慰妈妈:「别哭了,都说好了,先救弟弟。他大学毕业了,以后更好找工作。」哥哥自认经过数年的洗肾,身体状况也越来越差,还是弟弟康复的可能性比较大。

Before the surgery Ronghua wept and said: ‘I only have one kidney and I can only save one son.‘No matter who I give it to it’s unfair.’ The family had agreed to save the younger brother
 
哥哥李海清在2009年考上医学系、一直希望可以成为一名医生,但尿毒症却让他梦碎了。最后,他只好在2012年辍学,一边打工赚钱、一边做洗肾治疗。

 

祸不单行,弟弟李海松也在2013年被诊断出有慢性的尿毒症。爸妈只好带着两个孩子一面赚钱、一面让儿子洗肾。来来回回的医药费也花上超过250万台币 (50万人民币),让他们不得不四处向亲友借钱。

祸不单行,弟弟李海松也在2013年被诊断出有慢性的尿毒症。爸妈只好带着两个孩子一面赚钱、一面让儿子洗肾。来来回回的医药费也花上超过250万台币 (50万人民币)。

 

肾移植的手术历时了8个小时,当医生最后走出手术房并说「手术顺利」的时候,父子俩都松了一口气。

肾移植的手术历时了8个小时,当医生最后走出手术房并说「手术顺利」的时候,父子俩都松了一口气。
 
将肾脏让给弟弟的哥哥,现在也只能继续等待有缘人来捐肾,以提早脱离病痛苦海。

来源:微信易读 | Daily Mail

廣告

在这个利益为上、斤斤计较的时代中,竟然还有这样的兄弟愿意相让,而且让的还是「活下来的机会」。实在是世间难得的好人呀!希望这两兄弟可以尽快获救!

TEEPR 亮新聞著作權聲明:非法抄襲TEEPR 亮新聞網站請注意,本站所有內容皆由自家TEEPR 亮新聞 編輯撰寫,並非如非法內容農場複製貼上。本網站之文字敘述、圖片、影像視聽及其他資訊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如侵權將立刻請臉書封鎖專頁。微改標題、圖片、前段,仍然抓得到!
分類:世界
加入粉絲團! 两个儿子只能救一个!生死关头肾衰兄弟却相让妈妈捐出的救命肾脏!留言按此 好友人數分享! 好友人數加入好友
廣告
廣告

讀者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