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島核災7年後攝影師闖入「被政府放棄的小鎮」 眼前「被時間遺漏的時空」畫面超顫慄

在福島核災爆發7年後,福島第一核電廠周圍20公里 (12.5英哩) 的景象,簡直就像影集《陰屍路》中的末日畫面。   在當地的輻射值超標之後,居民離開了家園,留下汽車、教室、圖書館…被不受打擾而恣意生長的植物吞噬。   這原本是核電附近的一條道路,現在已經完全看

October 8, 2015
選擇語言:
準備移民火星編
TEEPR原創
採訪報導
綜合報導
編譯
特稿

在福島核災爆發7年後,福島第一核電廠周圍20公里 (12.5英哩) 的景象,簡直就像影集《陰屍路》中的末日畫面。

福島核災7年後攝影師闖入「被政府放棄的小鎮」 眼前「被時間遺漏的時空」畫面超顫慄

 

在當地的輻射值超標之後,居民離開了家園,留下汽車、教室、圖書館…被不受打擾而恣意生長的植物吞噬。

福島核災7年後攝影師闖入「被政府放棄的小鎮」 眼前「被時間遺漏的時空」畫面超顫慄
 
這原本是核電附近的一條道路,現在已經完全看不出道路的痕跡了。

 

核災發生後,160,000人被迫離開家園,其中120,000人還沒有辦法返家。核災範圍內有許多區域仍被評定為過度危險,不能進入。

福島核災7年後攝影師闖入「被政府放棄的小鎮」 眼前「被時間遺漏的時空」畫面超顫慄
廣告

 

波蘭一位專業的攝影師波尼辛斯基 (Arkadiusz Podniesinski) 在上個月造訪福島,想用自己的雙眼確認福島核災後的真相。

福島核災7年後攝影師闖入「被政府放棄的小鎮」 眼前「被時間遺漏的時空」畫面超顫慄

 

43歲的波尼辛斯基說:「我的目標是呈現隔離區的真實狀況。雙葉町、浪江町、富岡町已成鬼鎮,它們的空蕩讓人害怕,也展現了影響成千上萬人的悲劇。」

福島核災7年後攝影師闖入「被政府放棄的小鎮」 眼前「被時間遺漏的時空」畫面超顫慄

 

在2011年3月11日,大地震過後,15公尺高的海嘯襲向福島,造成福島第一核電廠的3個反應爐停擺。沒過多久,3個反應爐都熔毀,最後一共四個反應爐報廢。我們或許已經逐漸淡忘這個4年前的事件,但對當地的居民來說,核災一直沒有結束。

 
福島核災7年後攝影師闖入「被政府放棄的小鎮」 眼前「被時間遺漏的時空」畫面超顫慄

 

核災過了4年,波尼辛斯基測到當地的輻射值仍然高達6.7 μSv/h (一般輻射劑量通常為0.04~0.1 μSv/h) 。

福島核災7年後攝影師闖入「被政府放棄的小鎮」 眼前「被時間遺漏的時空」畫面超顫慄
廣告

 

當地居民和工作的人被政府強制撤離,所有東西都停留在核災當天的樣子,彷彿時間凍結。超市的架上還擺放著商品、學校的黑板還寫著當天的課程。

福島核災7年後攝影師闖入「被政府放棄的小鎮」 眼前「被時間遺漏的時空」畫面超顫慄
 
這張照片拍到了地震造成的裂縫,以及冒險在高輻射汙染區域牧牛的酪農,吉沢正巳的牛隻。

 

不過養在輻射區域內的牛隻卻會出現神秘的白色斑點。酪農懷疑這是因為吃了含輻射的草。

福島核災7年後攝影師闖入「被政府放棄的小鎮」 眼前「被時間遺漏的時空」畫面超顫慄

 

很多人看到這些照片後,都想到影集《陰屍路》,當殭屍迫使人類放棄文明後的景象 (如下圖) 。

福島核災7年後攝影師闖入「被政府放棄的小鎮」 眼前「被時間遺漏的時空」畫面超顫慄

 

現在,約20,000工人沿街挨家挨戶地清掃村莊和鄉鎮,在每棟建物的屋頂及牆上噴漆、刷洗,希望能讓居民們返家。但清理工作遠不只如此,廣大的田地充斥著有毒土壤。最上層的土壤得全部廢棄,而底下的土壤必須費盡清潔。

福島核災7年後攝影師闖入「被政府放棄的小鎮」 眼前「被時間遺漏的時空」畫面超顫慄
廣告

 

波尼辛斯基說:「我一進入輻射區域,最先注意到的就是大量的善後工作。」

福島核災7年後攝影師闖入「被政府放棄的小鎮」 眼前「被時間遺漏的時空」畫面超顫慄

 

「這就是我不受任何媒體炒作、政府宣傳或那些試圖對災難影響輕描淡寫的擁核人士影響的方法。」

福島核災7年後攝影師闖入「被政府放棄的小鎮」 眼前「被時間遺漏的時空」畫面超顫慄
 
這張照片拍到的是那些要被丟棄的輻射廢土。

 

波尼辛斯基也說跟他談話的人很擔心永遠無法回到故鄉了:「他們不相信政府保證再過30年,裝著輻射廢棄物的袋子就會消失。他們擔心那些輻射廢棄物永遠都會在那裡。」

福島核災7年後攝影師闖入「被政府放棄的小鎮」 眼前「被時間遺漏的時空」畫面超顫慄

 

輻射區域內的很多村莊仍然不對外開放,而且進去一定要穿全套裝備。因為核電廠附近的區域正在進行復興,波尼辛斯基發現他很難進入那些區域。

福島核災7年後攝影師闖入「被政府放棄的小鎮」 眼前「被時間遺漏的時空」畫面超顫慄
 
書店仍維持在地震那一天的樣子,漫畫和書本散落一地。
廣告

 

「我到福島住了兩週後,才終於聯繫到對的人。」

福島核災7年後攝影師闖入「被政府放棄的小鎮」 眼前「被時間遺漏的時空」畫面超顫慄

 

而且,雖然能夠進入輻射區域,波尼辛斯基仍無法進入橘色及紅色警戒的區域,他也希望能夠再探訪福島。

福島核災7年後攝影師闖入「被政府放棄的小鎮」 眼前「被時間遺漏的時空」畫面超顫慄

 

「我更想看的是橘色及紅色區域,那些汙染最嚴重、最無人涉足的區域。」

福島核災7年後攝影師闖入「被政府放棄的小鎮」 眼前「被時間遺漏的時空」畫面超顫慄

 

「要進入紅色區域的每個城鎮都需要個別獨立的通行證,只有那些有合法、官方理由的人才能去。觀光客完全不准進入,記者也不行。官方非常謹慎,他們會深入探問你的理由、有沒有隱藏的目的,還有對核災的觀點。」

福島核災7年後攝影師闖入「被政府放棄的小鎮」 眼前「被時間遺漏的時空」畫面超顫慄
廣告

 

雖然福島核災的原因是地震和隨之而來的海嘯,波尼辛斯基卻有不同的看法。

福島核災7年後攝影師闖入「被政府放棄的小鎮」 眼前「被時間遺漏的時空」畫面超顫慄

 

「福島第一核電廠的核災得怪在人身上。這個災難應該是能被預期到並避免的。」

A dining table and seats, complete with bowls and portable cookers ready for food to be prepared, lie untouched

 

教室的黑板上仍寫著學生的留言和課程內容。

A classroom blackboard still displays the scribbles of what children were learning the moment the earthquake struck

 

A trashed piano and musical instruments lie on the floor after residents were evacuated following the Fukushima nuclear disaster
廣告

 

在核災過後,野澤浩一和妻子洋子住在福島附近的收容所,他們也是在核災後被撤離輻射區域的。

Kouichi Nozawa (pictured) lives with his wife Youko in a room in temporary housing near Fukushima, after being evacuated out of the exclusion zone

 

拍下這些震撼照片的攝影師波尼辛斯基說:「在這裡,時間靜止了,好像災難是在昨天發生。」

Photographer Arkadiusz Podniesinski, pictured wearing protective clothing, said it felt as though time had stood still in the area

看到這些照片真的讓人很難過…雖然核電廠的確是低汙染又高效率,但一旦發生這種意外,就算花幾十年也無法彌補傷痛了。

把這些照片分享朋友,讓他們知道福島現在的狀況吧。

參考資料:Dailymail
TEEPR 亮新聞著作權聲明:非法抄襲TEEPR 亮新聞網站請注意,本站所有內容皆由自家TEEPR 亮新聞 編輯撰寫,並非如非法內容農場複製貼上。本網站之文字敘述、圖片、影像視聽及其他資訊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如侵權將立刻請臉書封鎖專頁。微改標題、圖片、前段,仍然抓得到!
加入粉絲團! 福島核災7年後攝影師闖入「被政府放棄的小鎮」 眼前「被時間遺漏的時空」畫面超顫慄留言按此 好友人數分享! 好友人數加入好友

讀者留言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