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为了省房租自己在朋友家打造一个「2.4公尺长的木箱家」,但看到里面的多功能空间连一开始骂他的朋友都想要效法了!

彼得 (Peter Berkowitz)(照片最右边) 是个25岁的自由插画家,他跟几个朋友一起合租旧金山日落区的公寓。   在成为插画家之前,他在纽约当厨师,之后又搬到加州,到2015年下定决心成为插画家,并来到旧金山。   他到了旧金山后立刻跟几个朋友找公寓,但他们很快就面临了

March 30, 2016
選擇語言:
廣告

彼得 (Peter Berkowitz)(照片最右边) 是个25岁的自由插画家,他跟几个朋友一起合租旧金山日落区的公寓。

That's Peter Berkowitz on the very right of this photo with some friends. He's a 25-year-old freelance illustrator and a new resident of San Francisco's Sunset District.
 
在成为插画家之前,他在纽约当厨师,之后又搬到加州,到2015年下定决心成为插画家,并来到旧金山。

 

他到了旧金山后立刻跟几个朋友找公寓,但他们很快就面临了在旧金山找房子的困境:公寓的客厅大多非常大,可是卧室却不够多。所以彼得决定自己建造一间专属于他的卧室。也就是这个看起来颇狭窄的木箱。

He set out on an apartment hunt with a friend and was immediately struck by the all-too-common San Francisco real estate dilemma where a place might have a huge living room, but not enough bedrooms. So he decided to build a bedroom, or pod, of his own.
 
彼得当时觉得这方法很便宜,又能为自己打造出舒服的居住空间,又不会让生活品质下降,所以他就决定要这么做了。

 

在过去三周的时间,彼得都居住在这个240公分长的箱子里,他付的租金则是一个月$400美金 (约13000台币)。因为他跟其他四名室友同住在有三间卧室的公寓里,其他有卧室的人一个月得付$800美金 (约26000台币)。

For the last three weeks, Berkowitz has been living out of this 8-foot box in his Sunset District apartment. He pays $400 a month in rent.
 
真的好贵啊…
廣告

 

虽然彼得的「卧室」从外头看上去不怎么样,但彼得说其实住起来还挺舒适的。他会在里面读书或用电脑工作,就像一般人在房间里做的事一样。

Despite how this pod may look to outsiders, Berkowitz said it is very comfortable.

 

彼得的衣服则是放在床板后面,鞋子和后背包则放在外面。他还开玩笑说自己穿裤子的时候「需要用到更多瑜珈技巧」。

The pod, inspired by Japanese capsule hotels, is the type of comfortable and soundproof space Berkowitz said he was looking for in a room. Calling himself a "neurotic sleeper," Berkowitz said he needs peace and quiet to rest.
 
如果你觉得这样的设计有点眼熟并不奇怪,因为这个小房间是受到日本胶囊旅馆启发的呢!对彼得来说,这个小空间也有很棒的隔音功能。因为他很容易被吵醒,所以这点对他来说很重要。

 

至于彼得的室友怎么想?彼得说他们一开始也是很怀疑彼得的点子,但最后还是帮彼得盖了他的房间。彼得说盖的过程其实比住的过程要混乱、辛苦多了!

His roommates were a bit skeptical about the idea at first, but came around and helped him build the box. In fact, building the pod was more disruptive than Berkowitz actually living in it, he said.
 
整个建造费用则花了约$1,300美金 (42000台币)。

 

彼得也知道这样的作法对一些人来说可能很疯狂,不过他坚信他们应该要基于城市的空间有限问题,去思考怎么将居住空间最大化。

Berkowitz acknowledged that the idea may appear crazy to some, but he said he is a firm believer in maximizing living spaces in light of the city's housing issues.
 
彼得也认为他的卧室比睡在沙发上或是跟人共享寝室舒服多了。他说:「这是很疯狂,但某种程度上是因为整个房市都很疯狂。我觉得这是个聪明的解决之道,而且适用于我,或许也会适用于其他人。
廣告

来源:Buzzfeed

其实这样的方法对于保有隐私权来说真的满不错的,只是一直住在天花板这么低的空间,感觉好压抑啊…如果是你的话会选择盖这样一个箱子吗?留言跟我们分享吧!

TEEPR 亮新聞著作權聲明:非法抄襲TEEPR 亮新聞網站請注意,本站所有內容皆由自家TEEPR 亮新聞 編輯撰寫,並非如非法內容農場複製貼上。本網站之文字敘述、圖片、影像視聽及其他資訊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如侵權將立刻請臉書封鎖專頁。微改標題、圖片、前段,仍然抓得到!
分類:艺术, 世界
加入粉絲團! 他为了省房租自己在朋友家打造一个「2.4公尺长的木箱家」,但看到里面的多功能空间连一开始骂他的朋友都想要效法了!留言按此 好友人數分享! 好友人數加入好友
廣告
廣告

讀者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