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历史学家在古书里找到的这些涂鸦证明,学生上课觉得无聊已经几百年了!

在求学过程中,最爱做的事情大概就是画国文课本了,无论是李白、鲁迅、陶渊明…谁都不手软,这大概也是打发想睡觉时间最好的方式。 现代学生的杰作: getjetso   更有趣的是,我们现在会这么做,古人也一样会这么做!历史学家Erik Kwakkel用一些几百年前的涂鸦让我

October 6, 2014
選擇語言:
廣告

在求学过程中,最爱做的事情大概就是画国文课本了,无论是李白、鲁迅、陶渊明…谁都不手软,这大概也是打发想睡觉时间最好的方式。

现代学生的杰作:

這些歷史學家在古書裡找到的這些塗鴉證明,學生上課覺得無聊已經幾百年了!

 

更有趣的是,我们现在会这么做,古人也一样会这么做!历史学家Erik Kwakkel用一些几百年前的涂鸦让我们看到,学生在上课时已经无聊了几百年了!如果有人跟你说上课的时候不能涂鸦的话,你就可以反驳,”这已经是几百年传下来的重要传统!”

廣告

 

這些歷史學家在古書裡找到的這些塗鴉證明,學生上課覺得無聊已經幾百年了!

 

这样的「课本涂鸦」,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真的随便的涂鸦,另一种则是在印刷技术问世之前,抄写员在誊写前试试看笔的出墨状态。

Kwakkel在过去几年研究了中世纪时期的涂鸦。除了随机的乱画外,这些涂鸦也证明了在誊写前测试笔的这个行为。早在钢珠笔跟印刷机问世之前,抄写员和学生会测试笔是否有流畅的出墨、还有适当的线条宽度。所以他们通常会在书本的背后空白页测试,而这也像我们现在在学校笔记本会涂鸦的东西。

除了表达无聊,涂鸦也透露出更多讯息。Kwakkel表示,在13、14世纪的时候,书本是用手写的。在复制文字的时候,抄写员会复制原书的风格。虽然书中的文字是依照格式上的规则、笔的测试、涂鸦,但通常也会反应了抄写员的故乡和独有风格。这也向Kwakkel和其他历史学家说明了写这些书的人,他们在测试笔的时候,可以有机会表达他们自己的想法。

廣告

 

这个看起来应该是后来学生画上去的。

這些歷史學家在古書裡找到的這些塗鴉證明,學生上課覺得無聊已經幾百年了!

这一整页应该也是一个很无聊的学生干的好事。 

这个则是抄写员在抄写之前的练习。这当中可以看到他在练习的时候在字母中画了脸。在当时的技术中,写错可就没有机会可以更改了。  

中世纪的笑脸。这本书是在1200年代抄写的,但这个涂鸦是在200年后才出现的。

這些歷史學家在古書裡找到的這些塗鴉證明,學生上課覺得無聊已經幾百年了! 
廣告

 

在这本13世纪的书中,也能找到这样的涂鸦。

這些歷史學家在古書裡找到的這些塗鴉證明,學生上課覺得無聊已經幾百年了!

一排有着尖尖鼻子的脸。

大多数的涂鸦都是能想像到的图案:有趣的脸、几何形状、随机的字母。这些涂鸦并不只出现在被转录的书中,被学生使用过的书也有这样的「特色」。这些书很厚重、很多卷,内容涵盖宗教、哲学、道德。这些我们现在应该会称为中学、高中的学生,可能也觉得这样的主题很无聊,所以也跟现在的学生一样,在空白处开始涂鸦。有些学生还是在几百年前的书上面涂鸦呢!(事实证明,无聊的时候,才不管它是什么古董咧!)

廣告

来源:ViralNova

学生就是学生、无聊的科目就是无聊的科目,看来这些都是古今不变的事实吧!下次你在课本画画,被爸妈或是老师责骂的时候,你就告诉他们,可不是只有你这么做,连800年前的古人也都这么做呢!

TEEPR 亮新聞著作權聲明:非法抄襲TEEPR 亮新聞網站請注意,本站所有內容皆由自家TEEPR 亮新聞 編輯撰寫,並非如非法內容農場複製貼上。本網站之文字敘述、圖片、影像視聽及其他資訊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如侵權將立刻請臉書封鎖專頁。微改標題、圖片、前段,仍然抓得到!
分類:生活, 就可
加入粉絲團! 这些历史学家在古书里找到的这些涂鸦证明,学生上课觉得无聊已经几百年了!留言按此 好友人數分享! 好友人數加入好友
廣告
廣告

讀者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