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內嵌趾甲」最後卻潰爛成恐怖血洞,嚴重到必須截肢但她說「我很開心」…(血腥慎入)

一般來說,嵌甲(趾甲內生)的狀況並不少見,通常只要除去扎入肉內的趾甲、避免傷口細菌感染,不久後就會自行痊癒,不過英國少女哈娜卻萬萬沒想到自己最後必須走上截肢一途……   4年前,年僅15歲的哈娜(Hannah Moore)右腳趾甲因為嵌甲痛了好幾個月,後來她動了

October 10, 2016
選擇語言:
TEEPR原創
採訪報導
綜合報導
編譯
特稿

一般來說,嵌甲(趾甲內生)的狀況並不少見,通常只要除去扎入肉內的趾甲、避免傷口細菌感染,不久後就會自行痊癒,不過英國少女哈娜卻萬萬沒想到自己最後必須走上截肢一途……

她「內嵌趾甲」最後卻潰爛成恐怖血洞,嚴重到必須截肢但她說「我很開心」...(血腥慎入)
 
4年前,年僅15歲的哈娜(Hannah Moore)右腳趾甲因為嵌甲痛了好幾個月,後來她動了小手術,除去內生的趾甲,原以為終於可以恢復正常生活,卻沒想到這竟只是惡夢的開始。

 

手術後,哈娜的右腳開始莫名疼痛,劇烈的痛楚漸漸由腳背往整隻右腳蔓延開來,經過醫生診斷才發現她患上的是「複合性局部疼痛癥候群(CRPS)」,一種非常複雜的慢性神經疾病。

她「內嵌趾甲」最後卻潰爛成恐怖血洞,嚴重到必須截肢但她說「我很開心」...(血腥慎入)
 
所謂「複合性局部疼痛癥候群(CRPS)」,指的是患者因為軟組織或神經受傷而誘發病癥,造成交感神經系統因為無法正常運作,進而引發極度痛楚,十分可怕。

 

從那時開始,哈娜每天都必須承受被火灼傷般的疼痛,不僅痛楚會慢慢擴散、腳上出現紅腫症狀,皮膚也變得越來越薄而活動受限,對哈娜來說不僅生理上疼痛難耐,心靈上也是極大的折磨與影響。

她「內嵌趾甲」最後卻潰爛成恐怖血洞,嚴重到必須截肢但她說「我很開心」...(血腥慎入)
 
由於CPSR這種疾病難以治療,哈娜就這樣承受了多年痛苦,直到去年,她的狀況越來越糟……
廣告

 

腳掌上的小傷口逐漸開始潰爛,加上受CPSR影響,她的傷口在供血不足的情況下完全無法癒合,最終形成了一個恐怖血淋淋的大洞。

她「內嵌趾甲」最後卻潰爛成恐怖血洞,嚴重到必須截肢但她說「我很開心」...(血腥慎入)
 
她「內嵌趾甲」最後卻潰爛成恐怖血洞,嚴重到必須截肢但她說「我很開心」...(血腥慎入)

 

每一天,哈娜都必須服用至少40種藥物,而且每一次換藥和清洗傷口,因為實在太過疼痛,她必須接受全身麻醉才有辦法進行。

她「內嵌趾甲」最後卻潰爛成恐怖血洞,嚴重到必須截肢但她說「我很開心」...(血腥慎入)
 
後來堅強的哈娜面對這些苦不堪言的折磨,撐了1年又4個月,直到3個月前,她已經崩潰、再也無法忍受了。

 

今年才19歲的她,為了健康、為了痊癒,鼓起勇氣決定要將無法根除疾病、折磨了自己整整4年的右腳截肢。

她「內嵌趾甲」最後卻潰爛成恐怖血洞,嚴重到必須截肢但她說「我很開心」...(血腥慎入)

 

雖然醫生並不建議她進行截肢,因為在切除腿部後,還是可能無法根治CPSR的病癥,但哈娜決定孤注一擲,最後在家人支持下,她自行支付6千美金(約20萬新台幣)的手術費用,並在7月18日完成截肢手術。

她「內嵌趾甲」最後卻潰爛成恐怖血洞,嚴重到必須截肢但她說「我很開心」...(血腥慎入)
廣告

 

幸運的是,哈娜截肢後終於成功擺脫CPSR的噩夢!雖然現在的她失去半隻右腿,但是這是她自從生病以來第一次這麼開心,她不再被極度的痛楚折磨,終於可以展開新的人生!

她「內嵌趾甲」最後卻潰爛成恐怖血洞,嚴重到必須截肢但她說「我很開心」...(血腥慎入)

 

如今哈娜有著許多夢想,她戴著義肢,努力地完成當廚師的願望,接下來她還會積極地訓練自己,希望可以參與2020年的殘奧會!

她「內嵌趾甲」最後卻潰爛成恐怖血洞,嚴重到必須截肢但她說「我很開心」...(血腥慎入)
 
她「內嵌趾甲」最後卻潰爛成恐怖血洞,嚴重到必須截肢但她說「我很開心」...(血腥慎入)

來源:The Sun

TEEPR 亮新聞著作權聲明:非法抄襲TEEPR 亮新聞網站請注意,本站所有內容皆由自家TEEPR 亮新聞 編輯撰寫,並非如非法內容農場複製貼上。本網站之文字敘述、圖片、影像視聽及其他資訊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如侵權將立刻請臉書封鎖專頁。微改標題、圖片、前段,仍然抓得到!
分類:世界
加入粉絲團! 她「內嵌趾甲」最後卻潰爛成恐怖血洞,嚴重到必須截肢但她說「我很開心」…(血腥慎入)留言按此 好友人數分享! 好友人數加入好友
廣告
廣告

讀者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