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5歲時受到性侵但警察都沒有好好辦案。最近她寫了一封讓他們無地自容的信。

來自英國埃塞克斯(Essex)的Sara和Peter,他們5歲女兒被他們好友的12歲兒子強暴,女兒的純真無邪被踐踏,讓他們心痛萬分。事件發生後他們馬上報警,然而警方卻只是不斷掩蓋事實,如今3年半過去,這一家人還在等待遲遲沒來的正義。 Peter一直往返法院、甚至已經花上193萬

November 20, 2014
選擇語言:
TEEPR原創
採訪報導
綜合報導
編譯
特稿

來自英國埃塞克斯(Essex)的Sara和Peter,他們5歲女兒被他們好友的12歲兒子強暴,女兒的純真無邪被踐踏,讓他們心痛萬分。事件發生後他們馬上報警,然而警方卻只是不斷掩蓋事實,如今3年半過去,這一家人還在等待遲遲沒來的正義。

Peter一直往返法院、甚至已經花上193萬台幣 (£40,000英鎊) 在司法費用上了。

廣告

一位高階警官承認他們的調查工作有疏失,警察們誤稱他們已經將案件上報給皇家檢察署、也沒有將犯罪者的姓名加到性犯罪者名錄、更沒有採集指紋、DNA檢體、拍照,沒和兒童社會關懷機構合作,並對疏失的警員只採取輕微處分。

而已經在錄影審問中認罪的犯人,很輕易地就以年紀太輕的理由避開刑責,一位警員甚至這樣告訴他:「下次你要找就找跟你年紀差不多的人做。」

她在5歲時受到性侵但警察都沒有好好辦案。最近她寫了一封讓他們無地自容的信。

 

Sara表示:「所有應該要保護我們女兒的人通通讓她失望了,這些人應該要被追究責任,我們以後還能相信警察嗎?那位被輕輕發落的強暴犯至今還在騷擾我們。」
 
 事件發生在2011年,女孩的父母與另一對住在附近的父母經常往來,好幾年來兩家人會相互拜訪並不時地共進晚餐。
 
在一個晴朗的8月下午,Sara又帶著女兒到了對方家,他們12歲的兒子把小女孩帶進房間一同觀看色情片,然後強暴了她。隔天小女孩才告訴父母發生了什麼事,Sara表示,沒有一個父母能承受這樣的災難,那名男孩甚至對小女孩說,這是夫妻之間的遊戲,不能告訴任何人。

 

他們的女兒現在8歲,寫了一封信給每一位涉及這個調查的警員:

她在5歲時受到性侵但警察都沒有好好辦案。最近她寫了一封讓他們無地自容的信。
(該信件的示意圖,保留原始的錯誤拼字)
廣告

 

「警官你好,在我5歲的時候發生了一件很糟糕的事情,而進行調查、並處罰對方是你們的責任。但是你們沒有做好,讓我失望、悲傷、憤怒了,因為我當時是個只有5歲的小女孩。3年過去了,對方還是沒有受到處罰。是不是因為他才12歲所以你們就故意放過他?我相信你們會主持正義,但你們卻讓我失望了。」
 
「我以為警察應該都是好人而且要抓壞人,但你們沒有,你應該知道你們錯了。我希望你們知道我真的對你們非常失望,你們應該要寫信跟我道歉,因為如果我對我朋友做錯了事情,我也會寫信跟他們道歉。
我希望你們未來可以做對的事情,我希望那個人很快就會得到他應有的懲罰。」
 
Peter表示:「我們一開始就跟一位非常無禮的調查員談論案件,後來有一位警官出面,我們也提供了關於這件事情的聲明。之後警長來電說那名男孩已經認罪,所以不需要我們女兒再次到案說明,警長也表示會呈報給社會關懷組織。」
 
「我們以為每一件事情都已經正在進行了,然而警長並沒有這麼做。6個星期後我們接到一通來自挨塞克斯警方兒童案件組的電話留言,只說明那位男孩已經受到警方的未成年申誡。我們當時嚇壞了,所以這個案子已經結束了嗎?」
 
父母表示,女兒一直在受苦,甚至不敢關上她臥室的門,她害怕再次看見施暴者。這對父母認為女兒可能無法繼續住在那裏,於是前往對方家中解決。Peter難過地說,他只是想釐清一些事情,但是對方的父親非常生氣而且拒絕回應,甚至對警方投訴說Peter在騷擾他們家庭。

 

她在5歲時受到性侵但警察都沒有好好辦案。最近她寫了一封讓他們無地自容的信。
 
她在5歲時受到性侵但警察都沒有好好辦案。最近她寫了一封讓他們無地自容的信。
 
兩位失職的警官,Sue Harrison (上圖1) 與副警長Derek Benson (上圖2)。

 

Sara目前必須服用抗憂鬱藥物,也不敢踏出家門。2012年3月開始,他們的女兒接受一個長期治療受到性虐待的兒童的計畫。
 
一個月後,突然有警方上門因「非暴力的持續騷擾施暴者的家庭」而將Peter逮捕,幾個小時候他被釋放。2012年夏天,施暴者與他的家人搬離,但騷擾卻持續不斷,施暴者一家透過高等法院對這一家人下了禁制令,並要求賠償。11月,警方甚至再度以「騷擾」罪名逮捕Peter,Peter隨後在法院無罪釋放。

 

她在5歲時受到性侵但警察都沒有好好辦案。最近她寫了一封讓他們無地自容的信。
廣告

2013年初,警方表示,他們發現了一連串的人為疏失,其中4位案件調查人員已經被指明他們嚴重的失職。

調查中,警員一開始就前往強暴者的家中請犯人錄下自白,自白中,這位少年表示他有一位朋友也是對自己的手足犯下這樣的行為,但沒有受到任何處分。隨後該名警員也承認他當時告訴少年:「下次你要找就找跟你年紀差不多的人做。」

區域首席檢察官告訴這對父母,他們對於這個案件完全沒有被處理感到「噁心」,如果他們有收到正式的文件,早就會正式將犯人起訴。

上級對4位負責警員的嚴重失職採取降級處分。然而,其中2位警員還是在原部門工作,其中一位甚至在臉書上慶賀道:「一切終於過去了!」對受害者一家人來說,傷痛是永遠的。

廣告

來源:DailyMail

危險可能就在我們身邊,遇到困難或是不公平的事情時,大家一定要知道怎麼保護自己,另外除了公權力,也請記得要多方尋求協助。

TEEPR 亮新聞著作權聲明:非法抄襲TEEPR 亮新聞網站請注意,本站所有內容皆由自家TEEPR 亮新聞 編輯撰寫,並非如非法內容農場複製貼上。本網站之文字敘述、圖片、影像視聽及其他資訊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如侵權將立刻請臉書封鎖專頁。微改標題、圖片、前段,仍然抓得到!
分類:世界
加入粉絲團! 她在5歲時受到性侵但警察都沒有好好辦案。最近她寫了一封讓他們無地自容的信。留言按此 好友人數分享! 好友人數加入好友
廣告
廣告

讀者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