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夫将军」下令砍杀8000穆斯林男,女人免死「全送给士兵开%%飨宴」他:让女人怀孕才好玩!

联合国宣布斯雷布雷尼察 (Srebrenica) 是「一个安全的区域」,因此有数千名穆斯林从附近地区移动到那躲避战火,当时有许多家庭在不卫生的环境中扎营于一座学校的礼堂,而一名战地女记者正在拍摄这些画面,一个女人上前对她大吼,「为什么你只带来相机,拿我们娱乐外面的

March 14, 2018
選擇語言:
TEEPR原創
採訪報導
綜合報導
編譯
特稿

联合国宣布斯雷布雷尼察 (Srebrenica) 是「一个安全的区域」,因此有数千名穆斯林从附近地区移动到那躲避战火,当时有许多家庭在不卫生的环境中扎营于一座学校的礼堂,而一名战地女记者正在拍摄这些画面,一个女人上前对她大吼,「为什么你只带来相机,拿我们娱乐外面的世界?为什么你不做点有用的事?」

 

她表示,那个女人的话至今仍萦绕在脑海,一方面她确实说中了记者这项职业的残酷事实,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后续发生于该地的事件所致。一九九五年七月,塞尔维亚军队在将军拉特科.姆拉迪奇 (Ratko Mladić) 的命令下进入村庄,他们抓走并处死八千名男孩和男人,但联合国维和部队的荷兰士兵就在当地旁观一切。

8%e5%8d%83%e7%a9%86%e6%96%af%e6%9e%97%e7%94%b7%e6%80%a7%e9%81%ad%e6%ae%ba%e5%a5%b3%e6%80%a7%e9%81%ad%e5%bc%b7%e6%9a%b4
廣告1

 

姆拉迪奇允许他的手下对数千名惊恐的穆斯林男人进行一场「血的飨宴」,而对于女人,将军则说,「真美,把长得漂亮的带过去尽情享受!」

 

荷兰籍的医务兵在战争刑事法庭中做出以下证词,「士兵脱下裤子压在躺于床垫或地面的女孩身上,床垫上有血迹,她的身体沾满血,腿上有许多瘀痕,血甚至沿着她的腿往下流,女孩惊吓不已,陷入完全的疯狂状态。」而四十三岁的强暴受害者在作证时表示,「他看起来大概二十岁左右,他强迫我脱掉衣服,我哭着恳求他别这么做,『我是个老女人,我已经可以当你的母亲了。』他说:『我上战场后已经一个月没有女人了,我想做就做。』」

 

为此,美国女性主义者安德莉亚.德沃金 (Andrea Dworkin) 写道:「人的自主性与尊严奠基于对身体的掌控,生理接触的决定权尤其重要。」波士尼亚的强暴受害者在访谈中不断提及玷污、肮脏、受辱等感受。

廣告2

 

莎黛塔 (Rizvanovici) 遭塞尔维亚军人强暴,对于战争中的强暴行为,她提出了一项骇人的体悟,「杀人对他们而言已经不够有趣了,折磨我们,尤其是让女人怀孕才更好玩,他们就是想羞辱我们……他们确实做到了!不仅是我,所有女孩和女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有受辱、被玷污与肮脏的感受,而且余生都将无法摆脱…我也觉得自己很脏,总觉得路上擦身而过的每个人都发现了这件事。」

 

据了解,二次大战结束前,南斯拉夫尚未成为共产国家,当时的穆斯林奉行父权传统,是一个相当严厉的伊斯兰社会,穆斯林女人必须戴面纱,活动范围仅限自己的住家,而她们的任务就是养育小孩,共产主义政权竭尽所能地废除了这些传统,但当狄托总统 (Josip Broz Tito) 于一九八〇年去世之后,旧有的行事作风便再度复活,在这些规范之下,婚前性行为被禁止,而强暴等同于死亡。

廣告3

 

强暴对任何女人都是极大的伤害,对于穆斯林女人尤其严重,她们经常是被谴责的一方,在巴基斯坦与阿富汗,强暴受害者会被判处死刑,波士尼亚的穆斯林女性则常会因家人的不信任而被逐出家门,许多年轻幸存者对于自己可能无法继续保有妻子和母亲的生活感到相当恐惧。

 

「没有人相信我们是被强迫的。」住在图兹拉一处庇护所的十八岁女孩塞芙拉塔说,「他们认为我们会再回去跟塞尔维亚人在一起。我们不再幻想拥有正常婚姻,因为我们知道男人永远都会猜忌。」

参考资料:键盘大柠檬

TEEPR乱世美男:战争真的会让人失去理智。

TEEPR 亮新聞著作權聲明:非法抄襲TEEPR 亮新聞網站請注意,本站所有內容皆由自家TEEPR 亮新聞 編輯撰寫,並非如非法內容農場複製貼上。本網站之文字敘述、圖片、影像視聽及其他資訊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如侵權將立刻請臉書封鎖專頁。微改標題、圖片、前段,仍然抓得到!
分類:世界
加入粉絲團! 「屠夫将军」下令砍杀8000穆斯林男,女人免死「全送给士兵开%%飨宴」他:让女人怀孕才好玩!留言按此 好友人數分享! 好友人數加入好友
廣告
廣告

讀者留言(往下還有更多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