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老大为了孩子「忍痛洗白」重新做人 他:别误入歧途

我们常常听到浪子回头的故事,以前在外闯荡,有了妻小之后决定金盆洗手,真的是真男人。今天要来跟大家介绍的慈父拜伦・维德纳 (Bryon Widner)以前也是光头党成员,光头党是俄罗斯黑帮,也是激进民族主义分子。但是在有了孩子之后决定洗心革面,把所有脸部刺青洗掉,重

August 10, 2019
選擇語言:
廣告
TEEPR原創
採訪報導
綜合報導
編譯
特稿

我们常常听到浪子回头的故事,以前在外闯荡,有了妻小之后决定金盆洗手,真的是真男人。今天要来跟大家介绍的慈父拜伦・维德纳 (Bryon Widner)以前也是光头党成员,光头党是俄罗斯黑帮,也是激进民族主义分子。但是在有了孩子之后决定洗心革面,把所有脸部刺青洗掉,重新做人。

        

 

他14岁时成为光头党成员,在中西部跟种除主义组织一起行动16年,同时也有一个凶狠的称号「斗牛犬」也是美国黑帮暴力组织「温兰德光头党」(Vinlanders) 的其中一个创党老大,后来兰德光头党很快就崛起成为美国发展最快的光头党组织之一。但是2005年拜伦跟妻子茱莉 (Julie Larsen) 结婚,一年后生了一个儿子,拜伦开始思考要离开种族主义组织,他的妻子也同样希望他这么做。

 

拜伦也因此下定决心要离开组织,但是他花了很多年才好不容易逃离死.亡.威.胁和骚.扰,开始崭新的人生。虽然拜伦已经洗心革面,可是他整脸的刺青都让他的普通生活一再受挫,因为那些图案都是种族主义的代表。

廣告

 

拜伦和妻子茱莉曾经找过医生想要消除脸上的刺青,可是因为刺青范围实在是太大,所以没有几个医生肯为拜伦做,而他们夫妻俩也因为支付不起庞大的手术费只好打消念头。但是茱莉非常害怕拜伦会做激进的事情来消除刺青,拜伦也陷入沮丧和绝望中。当他接受《美联社》采访时也说「我完全准备好要用盐酸来遮掩刺青。」

 

茱莉因为害怕老公会做傻事,因此最后联系了反种族主义活动家詹金斯(Daryle Lamont Jenkins) 帮忙,虽然拜伦跟詹金斯曾是死对头,但詹金斯最后还是请美国南方贫困法律中心帮助了他,成功找到一位愿意做手术的整形外科医生,还找到了一位匿名捐赠者提供3万5其美金的手术费用。

 

 

拜伦花了1年半,进行10几次手术才好不容易完全去除刺青,除刺青过程也比当初刺青时还要痛苦非常多倍。去除刺青会让你有全世界最严重的晒伤的感觉,脸也会膨胀。通常做完一次手术需要等几天之后烧伤和水泡比较好了之后才能继续。但是拜伦为了能够重新找回正常生活,还是咬牙忍了过来。

 
 

 

拜伦的故事最后被美国南方贫困法律中心改编为纪录片「去除仇恨」(Erasing Hate)拜伦花费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摆脱过去种族主义的生活,他也希望他能够激励其他人,如果有任何一个想加入种族组织的年轻人看到他的故事打消念头,那对他来说就是胜利。「你不欠任何人,请后退一步,理解这个世界永远都会反击。在结束生命前,千万不要自掘坟墓,仇恨会带来代价的。」

 
最后再来看看前后对比吧~洗完刺青之后笑容好和蔼~~~
 
廣告

 

市长:真的浪子回头。

參考資料:boredpanda
TEEPR 亮新聞著作權聲明:非法抄襲TEEPR 亮新聞網站請注意,本站所有內容皆由自家TEEPR 亮新聞 編輯撰寫,並非如非法內容農場複製貼上。本網站之文字敘述、圖片、影像視聽及其他資訊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如侵權將立刻請臉書封鎖專頁。微改標題、圖片、前段,仍然抓得到!
分類:世界
加入粉絲團! 黑道老大为了孩子「忍痛洗白」重新做人 他:别误入歧途留言按此 好友人數分享! 好友人數加入好友
廣告
廣告

讀者留言